有必要引導家庭教育理性消費

發布時間:2018年01月03日 10:31 | 來源:中國教育報


  我國應進一步加大教育投入,以減少家庭的學校教育支出。同時,還要改革教育評價體系,引導家長合理選擇培訓班,降低非理性的校外教育支出。降低家庭教育支出,減輕家庭教育支出負擔,就是給每個家庭發出“紅包”。

  2016年下學期和2017年上學期,全國基礎教育階段家庭教育支出總體規模約19042.6億,占2016年GDP比重達2.48%,這是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日前公布的“2017年中國教育財政家庭調查(CIEFR-HS)”中的數據。

  調查家庭教育支出,對掌握我國整體教育經費情況,以及推進教育改革,減輕家庭的教育支出負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家庭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達2.48%,超過全國財政性經費的一半(2016年全國財政性教育經費為31396億元),表明我國家庭高度重視教育投入,舍得為教育花錢,但過高的教育支出比例會擠占家庭的其他消費支出。對此,我國應進一步加大教育投入,以減少家庭的學校教育支出。同時,還要改革教育評價體系,引導家長合理選擇培訓班,降低非理性的校外教育支出。降低家庭教育支出,減輕家庭教育支出負擔,就是給每個家庭發出“紅包”。

  根據調查,全國基礎教育階段生均家庭教育支出8143元,其中城鎮1.01萬元,是農村3936元的2.5倍。以每名學生每年教育支出占家庭總消費支出的比例對全國家庭平均教育負擔率來衡量,義務教育階段家庭平均教育支出負擔率為11.9%。從校內外家庭教育支出來看,學前階段校內支出占教育支出的88.8%,校外支出占11.2%;小學階段校內支出占教育支出的61.7%,校外支出占38.3%;初中階段校內支出占教育支出的67.5%,校外支出占32.5%;普高階段校內支出占教育支出的73.3%,校外支出占26.7%。

  調查顯示,家庭校外教育支出主要是上培訓機構的費用,雖然看上去校外教育培訓支出所占比例低于校內支出,但義務教育階段全國校外支出平均比例超過30%,這是很高的。如果再進一步細化到單個家庭,會發現有相當數量家庭校外教育支出遠高于校內教育支出。近年來,我國家庭的教育培訓費用支出日益走高,已令有的家庭不堪重負。

  目前,我國基礎教育階段的家庭教育支出情況,也折射出我國教育的老大難問題:學前教育資源不充足,義務教育不均衡,基礎教育存在應試傾向。家長為讓孩子進更好的幼兒園、學校,寧愿花更高的學費,同時校外培訓支出也有快速增長的趨勢。對于學生來說,目前學業存在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的問題,對家庭來說亦存在經濟上的校內減負校外增負問題。

  化解教育的老大難問題,要有真舉措。在十九大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長陳寶生提出,要發出四個“紅包”。第一個“紅包”,是到2020年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園率要達到85%。第二個“紅包”,是義務教育階段實現均衡發展、標準化發展、一體化發展,著力化解“擇校熱”“大班額”等問題。到2020年,大班額必須完全消除。解決學生學業負擔過重的問題,特別是要化解好學校減負、校外增負的問題。第三個“紅包”,是全面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到2020年高中階段毛入學率要達到90%以上。第四個“紅包”,是研究出臺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的意見,制定相關政策措施,調動教師從事教育的積極性,以此提高教育質量。如果送出這四大“紅包”,學生的學業負擔不但會減輕,家庭的教育支出負擔也會減輕,也必將讓老百姓在教育提升質量、擴大公平中有更強的獲得感。

  (新媒體編輯:陳乃嘉)

channelId 1 1 1
廈門廣播電視集團官方APP
福彩快三改成20分钟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