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魚上名校”謠傳是對規則的誤解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24日 10:47 | 來源:中國教育報


  這幾天,“殺魚上名校”引發熱議。第27屆全國中學生生物學競賽有動物學實驗環節,要求現場解剖一條鯽魚,取出鯽魚特定部位的骨骼;最終有50位選手脫穎而出,不僅拿到了金牌,還入選國家集訓隊,并憑此獲得保送資格。

  在一個盛行“淺閱讀”的時代里,蜻蜓點水、斷章取義的“殺魚上名校”迅速地吸引公眾的注意力,并遭受娛樂化的解構。“殺魚上名校”的以訛傳訛,既有信息不對稱導致的信息失真、失準,也有公平焦慮和向上社會流動的渴望導致的浮躁與喧囂。

  美國社會學家默頓認為,在有效信息供應不足的背景下,具有刺激性的謠言對受眾精神需求的滿足,謠言內容與受傳者預期的吻合以及受傳者之間的相互印證,都會讓謠言“亂花漸欲迷人眼”。對學科競賽和保送制度一知半解,熱衷事半功倍“走捷徑”,讓謠傳有模有樣;實際上,看上去言之鑿鑿的“殺魚上名校”,根本經不起推敲。

  事實上,保送制度作為高考制度的有益補充,既為高校提供了一個吸納優秀學生和尖子生的機會,也為那些具有學科特長與創新潛力的學生提供了擁抱名校的機會。

  新聞中提到的學科競賽,不僅要求選手們擁有豐富的知識儲備,也要具備超群的想象力和突出的創新創造能力,那種指望死記硬背、玩“題海戰術”的知識拷貝型的選手,很容易敗下陣來。能夠讀懂全國權威生物學期刊學者發表的論文,知識點至少要覆蓋到生物學大學本科階段;那些在全國大賽中獲得金牌的學生被保送名校,并不是靠運氣,而是憑借才華和實力。

  夸大其詞、移花接木的“殺魚上名校”,說到底就是一種“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全國中學生生物學競賽決賽分為理論和實驗操作兩部分,各占50%的分值;實驗操作部分又分為四個部分,每個部分各占分值25%,解剖鯽魚只占其中一部分分值的三分之一;換言之,解剖鯽魚只占實驗操作成績的十二分之一和總成績的二十四分之一,“殺魚上名校”顯然是無稽之談。

  “解剖鯽魚,取出特定部位的骨骼”并沒有人們想象的那么容易,它不僅需要生物學專業知識,也離不開豐富的實踐經驗與良好的動手能力,選手們需要經過專門的訓練。即使是經常殺魚的菜市場大叔大嬸,通常也沒有這樣的技能;至于那些圍觀起哄的看客,大都是借題發揮。

  當大多數學生還在為高考埋頭苦讀的時候,少數人卻已經邁入了名校的大門;比較差異下的心理落差,難免會讓一些人用懷疑乃至批評的眼光打量“殺魚進名校”。從這個角度上說,“殺魚進名校”意外承受的誤解與非議,也是公眾情緒的一種表達。同時,讓保送制度更加規范、更有公信力,“殺魚進名校”的謠傳才會更少。

channelId 1 1 1
廈門廣播電視集團官方APP
福彩快三改成20分钟一期